记住第一颗心,把第一颗心放在“洪钧树”下

武汉,8月2日——记者侯文坤和张金娟在“洪钧树”下回忆和守护他们的第一颗心,俯瞰湖北省石首市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8月1日被无人机捕获)。

记者罗小光拍摄了北枕长江,东望洞庭湖,湖北省石首市东部桃花山深处。三棵郁郁葱葱的“洪钧树”排成一条直线,“军姿”挺立在桃花山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

这是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的三棵“洪钧树”(摄于8月1日)。

记者罗小光采取了一种缓慢的方法,伸出手触摸厚厚的树干,或深或浅的凹痕,仿佛在讲述那个多事的时期。

“这是当年红军打出的口号留下的。虽然很难看清楚,但当年刻在树上的口号也深深印在了当地人民的心中,“打土豪,分田”,“中国工农红军万岁……”67岁的护林员刘舒克一边解释过去,一边用手指在树上的凹痕间慢慢移动。

67岁的护林员刘舒克在桃花山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洪钧树”前讲述了“洪钧树”的故事(摄于8月1日)。

记者罗小光拍摄了照顾“洪钧树”31年的刘舒克。

他的父亲刘明道是桃花山前苏联政府主席。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经常听父亲讲述发生在树下的故事。

1928年,湘西、鄂西(湘西北)特委主任周一群来到桃花山,在这些树下开始革命活动。

红卫兵用石灰、油漆等在树上画了许多革命口号。向人民宣传革命思想。

1930年10月,邓仲夏和和龙率领红二方面军南下,驻军转移到海关。

一天,贺龙来到桃花山视察红色扩建工程。

那时,红卫兵正在进行强化训练。红旗在山坡上飘扬,口号被听到了。

贺龙漫步到山上的一排树荫下,看着、摸着、摸着,开心地说:“这些树也是革命的英雄!我们在树上刻宣传标语,在树下扎营,现在我们正在扩大我们的军队。我想我们应该叫他们“洪钧树”。因此,这些“洪钧树”的名字已经传遍了湘西和湖北的苏区。

“树上的凹痕见证了革命环境的艰难,烈士们坚定的理想和信念以及他们强烈的革命意志。

石首党史办公室前主任蔡郭颂说,大约在1930年,国民党军队多次“包围”桃花山苏区。

在“东山血战、树木三伐”的鼓噪下,国民党的农村清还队杀害了老区人民,摧毁了一切革命的物证和痕迹。

当地人没有退缩。为了挽救“红军中了彩票,哄骗买家失去了获胜的那棵树”,他们在“洪钧树”上贴上标语,用刀在树皮上刻上裂纹,迷惑敌人,保留了“洪钧树”和他们不屈不挠的革命意志和牺牲精神。

“土地革命战争期间,石首人口不足二十万,先后有三万多人参加红军,这是一个壮举。

蔡郭颂说,中国红军在石首建立的独立的第一师、第六军、湘鄂西警卫师、第十三团和第六新军相继编入第二红军。

当第二红军入侵南方时,石首的孩子们热情地再次报名参军,展现了父亲送儿子、妻子送丈夫、父亲和儿子一起参军的感人场景。

石首红军作为第六红军和第六新军的主力,与第二红军进行了7000里的战略转移和25000里的长征。

67岁的护林员刘舒克(右三)在桃花山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摄于8月1日)的“洪钧树”前给他的孙子们讲述了“洪钧树”的故事。

记者罗小光拍摄了“父亲每次战斗前都要经过洪钧树下”。他对这棵树有深厚的感情。

刘舒克说,他父亲从那时起就一直守护着这些树,给来往的人们讲红军的故事。

1988年刘明道去世后,刘舒克辞去桃花山镇严仕华福利院院长职务,接替父亲继续守护“洪钧树”。

“我父亲告诉我,贺龙说他会保护这些“洪钧树”,让娃娃知道红军的故事。

刘舒克说,“洪钧树”是革命的见证。一批批红军战士从这里出发,前进进行革命。

67岁的守树人刘克树在照看、检查“红军树”(8月1日摄)。67岁的护林员刘舒克照看和检查“洪钧树”(摄于8月1日)。

记者罗小光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拍照。刘舒克现在也坚信“洪钧树”会被守护到底。“我不仅守护树木,也守护石首孩子们的红色精神家园,让红色传统代代相传。

“31年来,刘舒克一直在纪念公园的门房里过夜。

早上一起床,他就来到树旁,看看树有没有变化。他给它浇水并消灭昆虫。他偶尔管理一下树边的杂草。“看着它们让我感到轻松。

“游客参观桃花山洪钧树革命烈士纪念公园(摄于8月1日)。

记者罗小光拍摄了刘舒克,并说最初只有一个简陋的木制洪钧树馆,游客很少。

现在,道路畅通,环境良好。这座亭子已成为纪念花园…游客们正涌向这个偏远的小山村。

许多革命的后代旅行了数千英里,停下来凝视树木,赞美烈士。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保持你的第一颗心。

“洪钧树”越来越繁荣,树下的生活越来越好,但原有的心没有改变,革命的红色基因仍然传递给老解放区的人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