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竞选宣言不是圣经”成立,我们怎么能从诺言的谎言中辨别出真相呢?

马华公会主席达图·斯里·威·卡·西农(Dato’ Seri Wee Ka Siong)指出,虽然总理敦·马哈迪说过:“希腊联盟的选举宣言不是圣经,但这句话反而成了希腊联盟的“圣经。

他说,自就职以来,希腊联盟在选举前所作的许多承诺发生了很大变化,许多承诺没有兑现。他还用各种理由为自己违背诺言辩护。

他说,如果“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的说法成立,那么人民应该相信政治人物所说的话,人民应该如何区分哪些政党和政治人物的承诺是严肃的,哪些承诺是“不是圣经”?在他看来,希腊-希腊联盟可能有几种违背其承诺的方式,即偷天换日、尽可能拖延时间以及拖延一万亿国债。

“每次希腊联盟未能履行承诺,它都会直接修改承诺的定义。

”他举了一个例子。例如,将20%的石油税返还给产油国的承诺变成了20%的石油利润。“取消道路收费”的承诺已改为“只征收拥堵费”,而“完全取消道路收费”已改为“只在人们睡觉时取消道路收费”。

此外,对“政治任命”的拒绝被改为仅限于政府附属公司。

他表示,前民主行动党总书记林冠英当选后,他威胁说,希腊联盟上台后,他将能够在30天内接受文凭考试,但他最终推迟了考试。

此外,1万亿欧元的国债一直被用作希腊-欧盟逃避其承诺的灵丹妙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国债真的高达1万亿元,那么政府为什么要花一大笔钱来发展第三国汽车项目和恢复F1赛车,同时又不要钱呢?那些不花一分钱的承诺,比如承认参加考试,都没有兑现。”他在纪念马来西亚共产党成立70周年的演讲中透露了这一点。

纳兹里的“废除中国小学校”理论伤害了中国人魏家祥,指出“郭鹤年事件”后,国民阵线总书记拿督斯里纳兹里的“废除中国小学校”理论已经伤害了中国人两次。这显然是在为希腊联盟拉票。因此,民族阵线最高委员会应取消其作为民族阵线总书记的职位。

他相信所有人都能看到纳兹里的行为是为联盟拉票,为自己的政党“倾销大米”。

他希望国民阵线最高委员会能正视纳兹里两次伤害中国人,甚至印度人的言论,并在九月补选后立即采取行动,消除纳兹里的傲慢。

“他不再有资格担任英国国民阵线总书记。

英国国民银行不需要傲慢的领导人。他不尊重他的盟友,也不尊重我们的多种族。

他说,在未来3天内,中共中央将与国大党最高领导层就两党合作的前进道路进行会谈,然后等待国民阵线最高委员会的召开作出决定。

他说,去年12月2日,党代会就马来西亚的未来和马来西亚与民族阵线的关系表明了明确的立场,即促进民族阵线的解散和新联盟的形成。

马来西亚已致函国民阵线最高委员会,要求尽快举行会议,以便马来西亚能够将该法案提交最高委员会讨论。

因此,我希望会议能在不久的将来举行。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总是认为最初的联盟是由我们三方建立的,联盟的未来应该由我们三方共同决定。因此,在此基础上,我们寻求三方的共识,共同推动民族阵线的解散。

魏家祥(Wee Ka Siong)宣布,除了传统的委员会、局和团体之外,马来西亚将于本周六正式成立并推动马来西亚的九个政府监督小组,以影子内阁的形式监督执政党。

他透露,这九个团体包括所有政府部门,即国家事务与国防、经贸发展、基础设施与发展、地方政府与城乡发展、教育与人力资源开发、卫生与环境保护、通信与多媒体、河南省体育彩票所在地妇女与社会发展、民族和谐与青年体育。

他说,政府监察小组的成立有两个重要意义,包括马来西亚作为反对党组建的影子内阁。

“我们将根据各领域的同质性,系统地将政府各部门的监督工作分配给各专门小组。我们将根据理性讨论和专业调查的原则监督各部门的管理和绩效。

他说,除此之外,被委以领导和参加九大团重任的都是我们党的干部,形象鲜明,思维清晰,口才出众,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干部。

“让年轻有为的新人担起重任,让他们磨练,让他们站在领导的第一线,让他们领导自己的委员会、局和团体,同时,也成为党的支柱,党一起跨越。

“——建议——此外,魏家祥(Wee Ka Siong)表示,许多人表示,马来西亚现在已经成为反对党和新的角色,因为马来西亚从来都不是中央政府的反对党。事实上,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他说,事实上,马来西亚成立该党时,根本不是执政党,而是一个必须与当时的英国殖民政府斗争的政治组织。

“当我们是政府时,我们是国家元首、国家和人民的公仆。作为反对党,我们的服务目标仍然是国家元首、国家元首和人民。


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

发表评论